刘斌:实现“双碳”目标必须“禁燃”吗
2021
08/31
08:51:20
《中国汽车报》
刘斌
  近日,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中国汽车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教授级高工刘斌针对燃油车禁售、双碳目标与汽车产业发展等问题发表观点。

为了降低交通领域碳排放,一些国家和我国的海南均提出了禁售燃油汽车的愿景和规划,全球汽车、交通、石化等行业对此高度关注,但对一些基本问题仍缺乏基本研究。为此,笔者针对燃油车禁售、双碳目标与汽车产业发展的几个基本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一、政府部门是否有禁售燃油车的权限?

市场经济下的企业、消费者都是独立的主体,在经济活动中法律允许范围内自己决策,进行商品的生产、销售和废弃。对企业利用垄断地位妨碍其它市场主体参与竞争、导致消费者无法自由选择的垄断行为,国家有专门的反垄断法进行规制,但对现实生活中最大的垄断--行政垄断却缺乏相应的约束。

行政垄断主要是指行政权力衍生出来的市场垄断,政府及其所属部门滥用行政权力所实施的限制竞争行为,如对市场准入的限制,滥用市场秩序维护者的地位限制市场竞争主体的进入某些行业和地区。对燃油车禁售直接限制了市场竞的争主体--汽车企业进入某些市场和地区,侵害了市场主体的自主经营权,同时限制了消费者的选择权,破坏了市场的统一,扰乱了国家的行政秩序,最终妨碍了建立公正自由的竞争秩序。此外,也不利于社会生产效率的提高,损失社会福利,有失社会公正。因此,个人认为,国家有法律法规允许政府部门才有禁售的权限,在目前国家没有相关法律法规允许某个政府部门或地区实施禁售燃油车的条款前,任何政府部门没有禁售燃油车的权力。

二、国外如禁售我国是否也可以实施?

有专家提出,挪威、丹麦、冰岛、瑞典、荷兰、英国等国纷纷提出全面电动化或燃油车禁售时间表,我国也可借鉴实施。参考国际经验来研究我国的实施,个人认为应先把四个“是否”弄清楚--国外是否真实施、中国是否应实施、中国是否可实施、中国是否能实施。

第一、国外是真的将实施吗?国外的规定目前主要为愿景,并不是真的行政禁止令。各国燃油车禁售计划多以顶层规划愿景的形式提出,未见明确的行政约束性法规措施。各国的燃油车禁售计划基本以发挥引导作用为主,意在传达国家实施全面电动化及进行气候保护的积极信号。即使西班牙、法国等已将禁售计划纳入法律体系,也均未在文件中表示出明确的行政强制性措施,也就是并未明确禁售实施后是否真的不允许燃油车企业销售、车主登记上牌,如果有企业销售是否给予相应的行政处罚。

第二、中国应实施吗?国外即使实施了禁售,中国是否应实施也要看国情。最基本的国情差异是国外提出国多数是小国、小市场、小汽车工业,中国是大国、大市场、大汽车工业,国情的差异也并不意味着国外可以中国就应该实施类似政策。挪威、丹麦、冰岛、荷兰等国的汽车工业均非本国经济支柱产业,禁售传统燃油车不会给本国经济带来打击,而作为传统汽车强国的美国、德国等国家,在燃油车禁售方面则极其谨慎。

第三、中国可实施吗?国外即使可以禁售,也不意味着中国可以,因为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国内法规,我们要看国内的法律法规是否允许。

第四、中国能实施吗?国外相关国家的愿景提出也有客观的经济社会基础。客观基础简而言之是“三高”--消费者高涨的环保意识、较高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较高的经济发展水平,我国要实施也得看我国是否有类似的经济社会基础。一是国民环保意识高涨是欧洲国家出台禁售计划的重要基础。欧洲是全球绿色发展的领先者, 也是环境友好型政策的主要发源地。部分欧洲国家的公民环保意识较强,公民环保诉求甚至高于经济发展诉求,支持政府禁售燃油车。二是电力清洁化程度高将更好地释放电动汽车减排潜力。据世界银行数据统计,挪威电力结构的可再生能源比例高达98%。三是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国家拥有更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前景。挪威、丹麦、瑞典、冰岛等发达国家经济发展水平高,新能源汽车发展前景好,为其较早实现汽车全面电动化提供了较好的支撑。

综上,个人认为如果以上四个问题都是否定答案,国外政策对中国实施没有任何可借鉴的意义。

三、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是否中国就应实施燃油车禁售?

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外新能源汽车发展形势喜人,超乎行业预料。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产销信息,新能源汽车业已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从需求端看,消费者开始接受新能源汽车,需求迅速上涨。从供给端看,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已经超过10%。有人认为,既然新能源汽车产业进入了快速增长期,消费者的新能源汽车驾乘体验“真香”,那我们就禁售燃油车吧。我认为,新能源汽车发展喜人与燃油车禁售是两回事--即使现在市场上销售的汽车100%是新能源汽车,也不意味着你有权力禁售燃油车。

四、为了实现双碳目标我国是否可禁售燃油车?

目前,中国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位居世界首位,近年来呈现逐年上升趋势。交通行业碳排放量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10%左右,其中传统燃油汽车燃烧汽柴油排放了较多的二氧化碳,是造成汽车碳排放较高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有人提出践行碳中和,可直接禁售燃油汽车。

第一,实现双碳目标同时也要兼顾产业发展、经济发展。汽车产业链条长,经济拉动作用大,汽车相关的就业、税收、零售额都占到全国的10%左右,绝大部分车企都依靠燃油汽车销售盈利,很多车企的新能源汽车目前还是履行亏钱销售阶段,目前来看,未来动力电池的下降空间还不大。一旦实施禁售现有车企陷入亏损、倒闭潮,既影响汽车、石化等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也对经济发展带来冲击,同时也影响社会的稳定。

第二,双碳目标下对新能源汽车与燃油汽车的关系要辨证来看。燃油汽车是汽车碳排放的主要贡献者,但新能源汽车使用阶段零排放的同时,电池生产等也会增加一定的碳排放。同时燃油汽车保有量大,我们仍需要在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同时,推动燃油汽车的节能减排,以及引导消费者向绿色出行等出行方式的转变。电动汽车是未来发展方向,中国作为汽车销售大国,也需要考虑单一车用能源带来的风险,以及全面电动化后的资源荒问题、电池回收利用等问题。

第三,即使要禁售也需要法律法规的许可。譬如国家经过深入研究应该禁售,则应先出台应对气候变化的法律,或者是国务院的条例中有相应的条款,允许相关部门和地区出台燃油车禁售政策,然后才能实施具体的政策。

总之,行业对禁售燃油车的相关建议主要原因是对新能源汽车“爱之深、责之切”,但一刀切的行政手段并不可取。发展的正途还是得依靠企业大力提升新能源汽车产品竞争力,相关部门加快完善充电设施等使用环境,消费者基于环保意识的增强提高新能源汽车接受度。只有三管齐下,才能实现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最后,将个人观点作为该文的结尾:“我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但我反对禁售燃油车”。

版权说明:本文转载自《中国汽车报》,不代表本网观点。如不同意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