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解读!王秉刚、赵福全、侯福深畅谈2.0版路线图

中国汽车报

《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正式发布,新版路线图的发布具有重要意义,将在支撑政府行业管理、引领产业技术创新及引导社会资源集聚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为让业内人士更好地理解与认识路线图,《中国汽车报》大型视频访谈节目《金台话车》以“节能与新能源汽车路线图2.0发布”为主题,邀请三位行业资深专家,围绕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的意义和初衷、总体目标与指导思路以及行业关键技术指标和路径等话题,充分展示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给社会和未来带来的发展和变革。

新产业和新技术的全面梳理

《中国汽车报》:《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今天刚刚发布,这对于汽车业的下一阶段发展非常重要,可以说受到了全行业的关注。请问在座三位路线图的重要参与者,开展路线图修订工作的背景和初衷是什么?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副秘书长侯福深:2016年,《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1.0版本正式发布,这在中国汽车发展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和标志性事件,全行业通过深入研究,对未来10~15年进行研判。其实我们当时就提出将每年开展评估,在4~5年左右时间内及时对路线图进行修订。通过三年的评估发现,在一些技术领域我们进展非常快,甚至超出了预期,特别是新技术领域,智能网联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后者的产销已经达到120万辆,从培育期进入到跨越期。因此,我们于去年5月启动了修订工作,行业内共有1000多名专家参与其中。与其称之为修订,不如说是一次几乎从头开始的全面梳理,主要分为9大专题领域,每个领域都由国内最权威专家领衔,包括技术架构、技术体系到一些重要的目标和里程碑,经过了近100场研讨会的反复推敲,最终完成。

电动汽车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技术专家委员会主任王秉刚:2.0版本不是1.0的简单延伸与扩大。与第一版路线图发布时相比,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从政策驱动进入市场主导的新阶段。另一个重要变化则来自于市场竞争,相较四年前,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跨国车企进入中国,中国车企正面临越来越激烈的国际化竞争和挑战。

因此,新版路线图制定的整体思路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一方面,相应的目标和技术指标都不再单纯站在生产企业的角度考虑,我们更多地从市场需求出发,从竞争对手出发,每个专题小组都进行了深入的市场需求分析。

此外,指标呈现多元化发展态势,1.0版本的路线图大部分指标比较单一,在2.0版本中我们构建了多元化的应用场景,并针对不同场景制定了有所差异的技术指标。另外,在制定新版路线图时,我们还将注意力集中放在了补短板的工作上,找到自身竞争力的不足之处,加强攻关力度,提高国际竞争力。

《中国汽车报》:我们看到,这四年来,环境发生了不少变化,特别是国际市场竞争开始加剧,请问技术本身发生了哪些变化?产业引进方面情况如何?

世界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主席、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1.0版本算是中国汽车行业的一大壮举,实现了技术路线图的从无到有,也完成对产业,尤其是技术方面的系统梳理工作。路线图发布后,在国际上产生了巨大影响,确实是一项了不起的工程。如今的2.0版本路线图,绝对不是在第一版基础上进行的普通打磨,更不是简单的增减。

四年过去,我国汽车的技术进步比预想的要快得多,也大得多,例如智能网联汽车,1.0版本时还停留在概念阶段,现在认识已经非常深;原来我们都是“跟跑”,现在很多领域至少做到了并跑,在一些局部领域也实现了领跑;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一些核心关键零部件方面,以宁德时代为代表,国内企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因此在制定1.0版本路线图时,我们算是能够了解一些,也能够把技术路径讲述清楚,2.0版的要求已经变成了我们需要实现引领,补足短板。从这个角度来看,2.0不是1.0的简单再版,它实际上是全行业的技术进步,对技术认识的不断加深,是对汽车产业未来发展大前景的系统描述。

与1.0版本路线图相比,新版路线图的章节进行了重新分布,参数和指标都比较有挑战性,但我们应当看到,制定的未来目标必须要有高度,而且事实上,我们也具备了冲击更高目标的自信和基础,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变化。

2028年前后碳排放达峰  2035年全面电动化

《中国汽车报》:确实,早在2016年发布第一版路线图时,我们就已经考虑到需要定期开展修订,但另一方面,汽车技术、市场和转型变化又超出了我们的预期,重新修订势在必然。那么,请问基于新环境和新市场制定的2.0版本路线图,与1.0版本的关键区别在哪?

侯福深:首先,新版路线图着重强调和突出了产业核心技术要自立自强,这可以被视为路线图修订工作的基本原则,即按照汽车强国建设目标的要求,进行国际相关趋势的对标,不仅科学合理,而且还要保证实施的可行性;

其次,路线图的总体框架发生了变化,1.0版本路线图的整体框架为1+7,一个总体路线图加上7个专题技术领域,2.0版本将7个领域拓展至9大领域,我们将电驱动和充电设施单独设立成专题,另外,第一版路线图中的汽车制造也结合智能化、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升级为“智能制造”;

第三,我们在新版路线图中首次提出了产业的“碳排放”目标,经过综合测算,我国汽车产业的碳排放将在2028年前后达峰,到2035年,全产业的碳排放量将比峰值降低20%。这也符合我国关于碳排放作出的承诺目标,到2030年我国碳排放将达峰,到2060年,我国将实现碳中和;

第四,在发展纯电动的大方向上没有动摇,我们还提出了到2035年要实现全面电动化的目标,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占比将达到50%,剩下传统燃油汽车要全部转变为混合动力。我们预计,2040年之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比例将会进一步提高,相应混动汽车的市场份额将随之减少;

第五,新版路线图针对汽车未来的油耗目标进行了全面修订,到2025年,新车百公里油耗目标(含新能源汽车)为4.6升,2030年(含新能源汽车)达到3.2升,2035年(含新能源汽车)需达到2升,这是出于节能技术的潜力以及工况转变等综合考虑得出的指标,其他机构还没有提出2035年的油耗目标,路线图是第一次。此外,我们还提到了不含新能源汽车的油耗指标要求,这是因为近年来,传统汽车的油耗水平进步有所滞后;

第六,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我们还明确提出了未来的趋势。我们认为,随着电池技术的进步,插电式混合动力的市场空间可能会越来越小,到2035年,纯电动汽车在新能源汽车总体中的比例将达到95%,剩下的5%是插电式混合动力,与现在分别占80%和20%的情况不太一样。

赵福全:首先,关于2030年新车百公里油耗3.2升的目标,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这是基于WLTC工况下需达成的目标,相较于NEDC工况的3.2升/百公里严格了许多,同时,这版路线图也是行业第一次提出到2035年要达到2升/百公里的油耗目标;

其次,在新版路线图中,我们还首次制定了商用车的油耗目标值,以2019年油耗数值为基础,到2025年货车的新车油耗需降低8%,到2030年降低10%,2035年的目标则是降低15%;

另外,新版路线图给L2和L3级别自动驾驶汽车的市占率也提出了更高要求,这是根据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现状所提出的,与新能源汽车不同,智能网联汽车的市场消费有需求,技术也有较大进步,技术导入比较高的话,不仅提高了产品的魅力,也增加了安全性。

王秉刚:实现全面电驱动化是新版路线图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过去,我们总是把传统燃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割裂开来,分别讨论各自的节能减排路径,但是单纯内燃机已经无法达到节能减排的新要求,只有通过混合动力技术来实现,一旦传统燃油汽车全面实现混合动力化,其与纯电动汽车的技术路径也就此打通。基于此,新版技术路线图提出了“全面电驱动化”,未来的汽车产品将主要由两类构成,纯电动驱动和混合动力,这就厘清了未来中国汽车动力系统的技术发展思路。基于此,在新版的路线图中,电驱动被单独设立为九大技术专题之一,包括纯电动、插电式混合动力以及氢燃料电池等的技术都拥有相通之处。

中国零部件大有可为

《中国汽车报》:很高兴看到,通过新版路线图的编制工作,业内人士看到了产品技术存在共性,传统燃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可以共通,行业内的边界正在消失,过去对立的思维也得到了改变。产业链对于行业发展也非常重要,请问能否介绍下新版路线图中产业链的相关内容?

侯福深:汽车零部件的发展一直都是我们非常重视和关注的领域,作为近年来汽车产业的巨大成功之一,我国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成功进入了国际的产业配套体系,以前这在传统汽车领域几乎无法想象。现在,我们通过抓住新能源汽车转型的机遇,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核心零部件企业不光进入了国际的产业配套体系,我们还正在开展全球的产能布局。

此外,关于零部件的指标设置,我们还按照不同的市场需求和不同的应用场景进行了分类设计。以动力电池为例,我们针对不同的产品需求将指标分为三类,对普及型产品的降成本要求较高,商用型产品的寿命指标较高,至于高端型产品就需要强调代表技术先进性的相应指标,例如能量密度等。

赵福全:任何一个产业,尤其是像汽车这样集大成的产业,拥有上万个零部件,如果零部件不强大,实现产业强大是不现实的。这么多年来,我国已经拥有了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规模,但核心零部件始终是发展短板之一,大家经常谈到的产业升级,向中高端市场进军,事实上需要重视的也包括中高端的核心零部件,因此可以说,中国汽车零部件大有可为,因为市场已经形成,下一步的升级不仅单指整车,也包括零部件和装备制造等。

侯福深:补充一下,新版路线图的9大领域,每一章基本都按照整车、系统、关键零部件、到材料和装备这样的脉络进行层层梳理,环环相扣。

《中国汽车报》:此前,大家都谈到了“混动进、纯电退”,请问这样的理解对吗?

王秉刚:这是误解。多年来,行业讨论的共识就是,到2035年,新能源汽车和传统燃油汽车各占一半。当然,未必会这么准确,但这也是全球汽车产业的总体判断和估计。新能源汽车以纯电驱动为主不变,另一半传统燃油汽车则朝着混合动力的方向迈进。

赵福全:1.0版本的路线图主要强调了纯电动汽车,2.0更全面系统地描述了技术发展趋势。

王秉刚:在新版路线图的编制过程中,我们还专门制作了“短板清单”,这在正式的路线图中不一定会有所体现,但通过制作这些清单,我们发现了每一个领域各个环节的不足,这将为我国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下一阶段的发展起到引导作用。

永久主题:中国汽车产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Copyright © 2020 IFCAI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组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