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在线客服| 入网须知| 网员帮助| 广告须知| English| 泰达论坛

智车优行陆伟:与乐视造车最大差异在于智能属性,要造“轮式机器人”

2015-10-20 08:11:15 来源:中国汽车工业信息网mws字号:  

  2015中国汽车智能化峰会已圆满落幕,会议期间,智车优行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陆伟接受中国汽车工业信息网记者采访。

  

  计划明年2月发布样车,要做“轮式机器人”

  记者:智车优行也是互联网造车企业,但大家对它的了解还不是很多,请您为我们简要介绍下。

  陆伟:我们是去年十二月才建立的一家公司,智车优行有它的内涵。智车,是产品;优行,是用户的体验。成立这家公司,我们主要是看到了汽车产业里百年一遇的机会,体现在三个转变:非智能向智能化的转变,传统能源向新能源的转化,所有权向使用权的转变。

  围绕这三点,智车优行主要做两件事,一软一硬。“软”就是整个智能系统和整个商业模式,“硬”是指高颜值的造型设计和“三电”(电池、电机、电控)整体方案的提供,我们争取在年底把样车做出来。

  记者:样车目前进展情况是?

  陆伟:模型已经开始做了,造型的冻结也已做完,年底争取把样车做出来,明年大概二月底,将样车发布出来。我们现在的业务状态还是大量的时间做供应链准备,包括ADAS、自动驾驶、供应链,样车的整个供应链我们要具备。第二个就是汽车工程这一块,我们已经委托了一家国内最大的设计公司在做整个汽车工程方面的试制。

  另外,我透露一个信息,在智能化这一块,我们还得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的全力支持,为我们在整体智能车的算法和智能驾驶这方面的算法上面提供帮助。李院士跟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们的目标是做“轮式机器人”,机器人带四个轮子,这样能更好地去帮助提供人们移动中的各种服务功能,这是我们的目标,将“轮式机器人”落地。

  OEM代工解决生产资质

  记者:生产资质如何解决?

  陆伟:一方面我们会积极准备资质的申请,而另一方面我们也会同时发挥互联网公司的优势,通过OEM代工方式将我们的产品落地。

  记者:有没有有意向的企业?

  陆伟:广汽、北汽、长丰、川汽、江淮这些我们都接触过。OEM这块其实很复杂,我们跟对方的技术人员,对于整个生产线的标准做了很长时间的探讨,现在大概沟通有半年了,要选一家最合适的。这是我们现在工作的一个重点。

  还有一个工作重点就是“三电”系统,电池、电机方面我们现在正与国内外的几家优秀的供应商进行沟通,但电机的匹配度是我们比较注重的。同时,我们认为BMS系统非常重要,我们也将会提供整个电控方案。

  记者:您说的这个方案是偏向于三电系统的管理方案?

  陆伟:不是,是整个匹配度的方案。我们会建“三电”实验室,就是说要做虚拟、模拟的这件事。

  记者:这是给你们自己用的?

  陆伟:对,我们出样车是能跑的车,这个车能动的话,我们的方案肯定要测试,在这个过程中跟主机厂是一个深入的合作,就是我们把我们的方案拿给它。比如说北汽,北汽已经有“三电”了,那性能指标大家就来比比,比完了以后看看哪些可以优化提升。

  记者:就是说你在跟它合作之前,你自己也会出一套方案。而不是说只是出一个概念。

  陆伟:必须要落地,只有自己做过一遍,才能够根据数据要求我们的合作方、制造方更好地去为用户的体验而去提升。

  智车优行与乐视造车的最大差异在于智能属性

  记者:那智车优行要做的事情与乐视最大的差异在哪儿?

  陆伟:我觉得最大的差异在于我们主打汽车智能属性。我们智车优行打的是“智车”这个概念,因为智能系统是我们的核心。一软一硬,软里面有一个智能系统和商业模式,这个智能系统是我们的核心,我们有像特斯拉一样的一个屏,中控屏和仪表盘的一个液晶屏,两块屏,这是我们整个核心智能系统呈现给用户交互的一个方式。

  记者:那这怎么说是造车呢?

  陆伟:造车其实某种意义上,是基于用户体验,通过智能系统来控制整车的一个的整合设计过程。整合供应链也是传统造车企业同样在做的,不同的是,我们用互联网的思维,以物联网提供给用户极致出行体验为出发点,来整合更多的资源去造车。

  记者:您所定义的智能汽车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陆伟:智能汽车应该具备学习、升级、认知能力。收集数据、处理分析数据,并利用数据为用户提供更好的驾驶建议和更优质的出行交互服务。

  比如说360度环视,在主机厂目前的方法,其实就是倒车的时候能够了解外面情况的一个装置。对于我们来说,360度环视有可能会成为车联网的一个必备条件,比如堵车的时候,利用前面车的摄像头,我们知道前面发生什么事,同样一个摄象头,其实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它会整合社交圈、互动、用户体验,体验里面不包括人与车的互动,是车与车之间的互动,都能体验出来,其次,包括互联网最强的一件事情就是它的软件迭代能力。

  造车很漫长,不谈颠覆,敬畏传统、谋求创新

  提问:大家都在说互联网要颠覆传统车企,您怎么看?

  陆伟:我觉得我们从来不说“颠覆”这两个词,我们都说重新定义汽车,我们要敬畏传统、谋求创新,互联网人怎么可能颠覆制造业?所谓重新定义汽车,它以前是一个移动工具,解决的是移动。但伴随发展,移动的需求将会很容易被解决,传统企业已经做到了,但如何在移动的基础上迭代一些更好的需求,这是我们互联网人的思维。

  对于互联网造车,大家应该更加有耐心去观望,耐心一点。特斯拉干了13年,造车是一个很漫长的事。

  记者:为什么要造车?

  陆伟:我们造车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要想告诉行业我们如何做一辆好的产品的话,必须拿一套非常优秀的方案,与传统制造商比较、提升,用它的产线来做出来。

  硬件免费的方式卖车,互联网企业或消化过剩产能

  记者:汽车产业正面临着结构调整,这会有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最终把这个产能消减掉的有可能是互联网企业?

  陆伟:就是说把浪费的产能整合利用起来,包括互联网很多的商业模式也是可以将这个产能利用起来,因为互联网能够零距离用户的传播,然后零距离用户的互动、社区的运营,其实能够把这些产能通过分时租赁的方式把它消耗掉。

  记者:智能+互联的成本很高,对于很多出行者来说,恐怕难以承受,未来这个车到底卖给什么人?

  陆伟:我们肯定要卖车,目前的定位就是泛90后,85后到95后。

  记者:我觉得很多人可能买不起。

  陆伟:不会的,互联网金融系统的展开,与汽车相关以后,很多的购买形式会发生改变。

  记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改变?它的成本在那儿。

  陆伟:我举一个例子,一个手机四千块。有可能你觉得很贵,为什么四千块呢?是因为一千块钱的材料费、一千块钱的开模费、一千块钱的市场费、一千块钱的利润,所以我卖你四千块的话,我有一千块是赚了。我卖给你,你说太贵了,,但是我如果只卖你一千块,只是它的硬件费用,开模费我来承担,所有的费用我来承担,我只是把硬件成本卖给你,硬件免费的方式卖给你,一千块,你会说买得起。对于新能源车我们也是这么觉得。那这些所有的费用谁来承担呢?后续的服务,投资人也会承担一部分,在前期的话,投资人会承担多一些,到后期以后,投资人就会慢慢缩减,就像特斯拉,每卖一辆特斯拉是赔钱的。

  但是资本市场一直在给它支持,因为大家看到的是未来,所以说资本市场其实对于那些未知的蓝海感兴趣。

  此外,我们的商业模式也会创新。例如网络游戏可以免费玩儿,但实际消费者花的钱比单机游戏多了几十倍、几万倍。这里边就是有一个长尾理论,20%的人养活了80%的人,80%是不花钱的,免费有免费的好处。

查公告,找数据,看资讯尽在信息网移动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安装移动客户端

您也可以直接【点击这里】进入APP下载界面